解放前六个知名土匪都是谁

 时间:2015-01-11 18:01:10 贡献者:bpwgc

导读:毛泽东关注过的六个土匪都是谁土匪现象是旧中国的国情之一,乡下的土匪多如牛毛。毛 泽东长期从事农民运动,在我党第一代领导集体中,也许没 有人比他更了解农村,更了解土匪了。

东北土匪:从清朝
东北土匪:从清朝"彪"到解放前

毛泽东关注过的六个土匪都是谁土匪现象是旧中国的国情之一,乡下的土匪多如牛毛。

毛 泽东长期从事农民运动,在我党第一代领导集体中,也许没 有人比他更了解农村,更了解土匪了。

毛泽东在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剿匪斗争中,我军共剿灭土匪 260 余万。

对毛泽东来说, 这 260 余万绝非只是一个抽象的数字, 而是相当具象的人。

从他关注过的 6 个土匪身上,集中体现 了剿匪斗争中党对各类不同土匪的不同政策。

先从藏族匪首项谦说起。

为让这个桀骜不驯的头人归 顺,青海省委、西北局和中共中央之间的来往电报达 20 多 份。

时任西北局第二书记、西北军区政委的习仲勋自始至终 指挥对项谦的劝降工作。

毛泽东曾当面对他说:“仲勋,你 真厉害,诸葛亮是七擒孟获,你是九擒项谦啊!”

实际上,对项谦的劝降是 17 次,加上进剿后的 1 次, 共 18 次。

项谦是昂拉 ( 青海尖扎县一藏族部落名 ) 第十二代千户 (世袭官职,金设,元袭,明废,唯封少数民族头人)。

1949 年 9 月, 我 1 军进军青海, 军管会明确宣布承认其千户地位, 一切照旧,项谦表示愿意合作。

但在见到“青马”(马步芳) 残余送来的金银和枪支后,他见利忘义,被匪特委任为“西 北反共救国军”第 2 军军长,发动叛乱,四处劫掠,攻打我 区、乡政府,杀我干部和解放军官兵。

项谦的背信弃义激起 一片喊打之声。

“不能打!”打项谦的计划被习仲勋断然否定。

不谋全 局者不可谋一域。

1950 年夏天,18 军将要进军西藏,敌特 正大造解放军要杀藏族的谣言,如果在青海对项谦兴师动 武, 正中其下怀。

他打电话给青海省委书记张仲良反复叮嘱: “对项谦,要采取十分慎重的和平方式解决,政策应该更为 宽大。

万万不可擅自兴兵,只有在政治瓦解无效以后,才能 考虑军事进剿,但也必须请示中央批准后始可行动。

” 从 1950 年 9 月到 1951 年 8 月,青海省委、政府先后 6 次派人劝降项谦,不仅毫无效果,其气焰反而更加嚣张,居 然进攻我驻军,很多人因此沉不住气了,要求出兵。

习仲勋 答复:“千万不要打。

要请喜饶嘉措大师做工作。

喜饶嘉措在佛学界享有极高声望,达赖、班禅均尊之为 师,蒋介石、杨森等无不待为上宾。

第七次劝降由他亲自出 马,可项谦竟将他晾在一边,臵之不理。

9 月 1 日,藏传佛 教领袖班禅的代表和塔尔寺代表一行 10 人,手持班禅等人 的联名信,前往昂拉进行第八次劝降。

劝降代表愿对其吃咒 具结,项谦竟以辱骂作答,罚劝降代表在太阳底下晒了 3 个 小时,且派人持枪埋伏在路上,企图谋害劝降代表,因密泄 未遂。

项谦的大逆不道,引起正在西宁参加青海省各族各界代 表会议的各千、百户,盟、旗长及宗教首领的公愤,强烈要 求政府出兵剿灭项谦。

省委书记张仲良也坚决主张打,报告 西北局,要求出兵,并言已做好出兵准备。

9 月 11 日凌晨, 习仲勋以西北局名义复电青海省委并告张宗逊 (西北军区主 持工作的第一副司令)并报中央,强调“未得中央复示前, 万不可擅自兴兵。

”“对少数民族特别是藏族部落开头一枪 是很难决定的。

”“即使打了胜仗也伤民族感情。

”批评青 海 “对昂拉问题早做宣传是不策略的” , “会陷自己于被动” 。

青海省马上对出兵叫停,进行第九次、第十次劝降,项 谦竟集中近 2000 骑兵向劝降代表示威。

青海省委再次请求 出兵,习仲勋答复:“现时争取和平解决于我政治上甚为有 利,万一和平解决不成,这样做好了,才给军事进剿造成必 有的政治条件。

”于是又先后进行了 6 次劝降,可项谦依然

故我。

至此,已劝降 16 次了,还继续吗?按照习仲勋的指 示,又派出了第十七次劝降代表团,结果还是被拒绝。

此时,昂拉部落内部的藏民也忍受不了项谦了,其参谋 长、隆务寺经师诚勒活佛逃出来,找政府请求出兵征讨。

西 北局请示中央,4 月 13 日,中央指示:“昂拉匪部经 17 次 争取,仍怙恶不悛,应坚决予以歼灭。

”并指出,“军事清 剿还是为了进一步政治争取项谦,只要项谦悬崖勒马与匪徒 脱离关系,人民政府仍予以宽大处理,保护其生命财产和千 户职位。

” 5 月上旬,我 1 师师长罗坤山指挥部队全歼项谦匪部, 项谦丢下家人,逃到同仁县南乎加该的森林中。

尖扎工委准 备了两手,一面派人继续争取,如争取不成,另派人杀之。

“共产党不能这样做!”习仲勋得报后立即追问:“准备杀 项谦的人是否派出去了?如已派出马上召回。

”明确指出: “我们过去十七次争取项谦,以至于以后进剿项谦和现在又 继续尽力争取项谦,都不是因项谦一人,而是更多的藏族头 领,也主要是争取更多的少数民族部落……”尖扎工委派其 11 个被我宽大释放的亲信带着其家属信前往说降。

项谦见人 见信,老泪纵横,于 7 月 11 日带着 10 个保镖下山向青海省 人民政府投降。

此后,项谦历任尖扎县县长、黄南自治州副 州长。

对少数民族匪首特别宽大,毛泽东特赦贵州布依族女匪 首陈莲珍(陈大嫂)又是一段佳话。

她年轻时被誉为“布依第 一美人”,能骑大马,打双枪,多次从我围剿中脱身,被抓 获后群众纷纷要求杀之。

时任西南军区副司令员的李达在向 毛泽东汇报时说到此事。

“不能杀!”毛泽东打断他的话说: “好不容易出了一个女匪首,又是少数民族,杀了岂不可 惜?人家诸葛亮擒孟获,敢于七擒七纵。

我们擒了陈大嫂, 为什么就不敢来个八擒八纵?连两擒两纵都不行?总之,不 能一擒就杀!”陈莲珍被赦免后,劝降了 20 余名土匪,其 中 5 名匪首。

“云南王”龙云是彝族人,在香港声明反蒋拥共,其唯 一留在国内的第三子、昭通“尹武纵队”司令龙绳曾也宣布 起义,被我任命为昭通警备区副司令员,但他暗中接受了蒋 介石委任的“滇东军政长官兼滇黔川康剿共总司令”之职, 网罗土匪, 发动叛乱, 在攻打警备司令部(43 师兼)时被击毙。

龙云时为中央人民政府委员,全国政协委员,国防委员会副 主席,其子被打死,上下都不好交代,一直报到毛泽东那里。

毛泽东批示:“这件事,派龙云主席回云南处理。

”龙云回 到昆明,脸色铁青,一言不发,看到蒋介石给龙绳曾的委任 状和他们之间的来往电报后,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话:“我这 个儿子很坏。

对汉族土匪, 毛泽东也是按政策区别对待的。

他点名 “一 定要活捉” 的匪首是井冈山的萧家璧。

此人是遂川县大土豪, 从毛泽东上井冈山时就与红军作对。

错杀袁文才、王佐后, 他占领了井冈山直至江西解放, 一生杀人无数。

1949 年 8 月, 毛泽东指示在江西剿匪的 48 军:“一定要活捉萧家璧,不 要死的。

”142 师将其活捉,11 月 11 日在遂昌公审处决。

毛泽东批示要保的匪首是“湘西王”陈渠珍。

此人是个 亦官亦匪,功罪分明的人物。

作为湘西土匪的领袖,他横征 暴敛,同时又给湘西人民做过一些好事。

贺龙率红二军团长 征时,他一面让开一条路,一面又尾追不舍。

湘西解放时, 经湖南省委和 47 军多次劝降,特别是在贺龙带口信后,他 宣布起义,被增补为全国政协特邀委员。

在京开会期间,毛 泽东曾宴请并专门召见他,赠予抽水机等几十件农业机械, 鼓励他为建设湘西作贡献。

而在镇反时,有人要把他当反革 命镇压,毛泽东批示:“陈渠珍是湖南省人民政府委员,对 他的处理应取慎重态度, 不要轻率处理致使我们陷入被动。

” 这个批示救了他一命。

大名鼎鼎的“双枪老太婆”赵洪文国是毛泽东想保而没 法保的一个匪首。

她是辽宁岫岩县人,一个腰插双枪充满传 奇的抗日英雄,抗战时期的著名新闻人物,其队伍曾被聂荣 臻编为晋察冀军区第五支队,国共双方的领导人都与她有交 往。

重庆解放前夕,蒋经国请她出山,留在“敌后”与共产

党打游击。

70 岁的她在四川什邡拉起土匪队伍,杀了我 200 多名农会积极分子和群众,两次攻打什邡县城,被我 179 师 537 团活捉。

报到北京,周恩来打电话为之说情,但被杀的 200 多人的家属不答应,终被枪决。

毛泽东批示,善待其家 属。

随即将其家属释放。

 
 

微信扫一扫 送福利